欢迎来到龙图阁文学网
家居优品
当前位置:首页 > 家居优品

高楼频频被拆除难道是经营城市成功之举

发布时间:2018-07-17 12:41:51 编辑:笔名

高楼频频被拆除 难道是“经营城市”成功之举?

是败家子行为

,还是经营城市成功之举西湖第一高楼被爆破拆除说明了什么。

新华杭州1月18日专电( 方益波)最近,有西湖第一高楼之称的浙江大学湖滨校区3号楼被爆破拆除。这幢楼设计寿命为100年,如今仅使用了13年就被拆除了。

近年来,国内不少城市频频传出成功爆破某大楼的消息。杭州这幢高楼的爆破拆除,开始引发人们对于此类去旧迎新行为的反思。很多人认为这造成了巨大的浪费,不符合节约型社会的要求。也有人认为,不能再用传统的勤俭持家观念来看待这种现代经营城市策略了,好比现在很少会有人要等到衣服穿破了再换新的,当城市发展有了新的需求,改穿新衣服是很合理的。更何况在此腾挪之间,已产生了巨大的土地收益。

高楼频频被爆破拆除,究竟是败家子行为,还是城市化进程的必需?

地王需要平整交付

此次被爆破拆除的3号楼为浙江大学湖滨校区即原浙江医科大学主教学楼,共22层,其中地下两层,高67米,是西湖边一道醒目的景观。

这幢楼于1993年建成交付使用,投资2000多万元人民币。据设计人员介绍,该楼非常牢固,按照设计使用寿命,至少可以使用100年。

1月6日早晨,随着几声闷响,这幢高楼缓缓倾倒,结束了它的历史使命。

2005年10月21日,嘉里建设(杭州)有限公司以24.6亿元获得了浙江大学湖滨校区老校址的土地使用权,折合楼面地价每平方米14350元,号称地王。

按照新的规划,这里的定位是商业金融地块,将来要建设一个购物、休闲和娱乐中心。根据协议,出让方需在2007年1月底前把土地平整交付。

浙江大学四个校区的拆建命运一直是杭城的热门话题。有消息称,浙大其余若干校区的土地,也有可能在将来像湖滨校区一样被出让。目前已有大量学生和教职员工迁往位于杭州西郊、占地达数千亩的紫金港新校区。

大学城思路注定了西湖第一高楼的倒掉

西湖第一高楼被爆破拆除,早在杭州大学城建设思路确立之始就已注定了。

近年来,中国的很多城市纷纷在城市近郊建设大学城,将原本位于市中心的大学搬迁出去,腾笼换鸟,置换出城市中心含金量很高的地块用作商业开发。

很多人认为,这是一个多赢的局面,一方面,高校在招生规模不断扩大的情况下,能在郊外获得大量相对便宜的土地,可以扩大办学规模;另一方面,市中心黄金地块置换出来之后,有助于凸显其商业价值,充分发挥土地的经济效益,同时也弥补了建大学城可能产生的经费不足。

2003年杭州文教区第一块土地出让,变成房产项目中豪晴园。同年7月,国都房产集团拍得原中国计量学院地块开发住宅,以10.55亿元高出起拍价近一倍的价格刷新了杭州土地拍卖的纪录,成为杭州第一块出让价超过10亿元的土地。  高校聚集之处,常常被视为城市中最具人文内涵,最有书香的地块,其商业含金量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此。不少开发商在获得这些地块后,往往会在楼书中以此为卖点进行大肆宣传,牟取高额利润。

在相关利益群体的眼中,面对不断攀高的土地收益,那些钢筋水泥的劳动成本,那些污染了蓝天的建筑粉尘,又算得了什么呢?

根本问题在于城市规划不够严肃

有专家指出,大学校园置换土地的操作,很容易使持多赢论者联想到这样的一幅美妙前景:高校的集聚营造了人文气息,抬升了地价,土地置换后,书香套现,高校搬迁到新址继续营造人文气息抬升地价。由此循环往复

高楼频频被拆除难道是经营城市成功之举

,财源滚滚。

城市因此在拆了建,建了拆的过程中,永远处于建设工地的状态。类似西湖第一高楼这样的爆破拆除也就会频频发生。不管其设计使用年限是多少,对于卖地游戏来说,其意义只不过是一个数字而已。

一位规划专家认为,问题的根本在于一些地方政府在土地带来的巨大商业利益诱惑下,城市规划服从所谓的经济大局,缺乏科学性、前瞻性和持续性,存在着纸上画画,墙上挂挂的现象,领导一换,规划重来。所以,大学城的概念时兴了,就开始拆大学,炸高楼;CBD的概念时兴了,就开始拆文物,造个欧式大广场;申遗时兴了,就开始拆民房,造个假古董搞旅游。拆,还是建,往往只在于由潮流引领的价值取向,甚至在某些领导的一念之间。

同济大学城市设计博士沈益人说,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本之策在于,城市建设要撇开眼前利益,真正从百年大计出发。

(:毛文月)